首页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石壁旅游首页

宾阳石壁旅游——30多年后,重新唤醒“改直大桥江”!

2018-07-15阅读

编文:李剑、罗莉;指导: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协会(筹备)、广西梦之队酒店集团。特别鸣谢:宾阳县大桥镇石壁村委!


宾阳“红旗渠”——改直大桥江!


编者注:这是2015年,宾阳5刊登,广西梦之队酒店集团董事长黎夏的一篇宾阳史记特稿:


宾阳的文革工程——改直大桥江!宾阳文革不可不写的一段历史!


为了写这段历史,我找遍了浩瀚的互联网,很失望——再也找不到任何信息,就连当年工程的一些领导者有关信息,一点也找不到。


沧桑的宾阳大桥江(来源:chenyuanfei)


但转念一想,作为亲历者,找不找当时的史料也无所谓了。


自然的大桥江,水路十八弯,不知什么原因,当年宾阳哪位高官大笔一挥——进行轰轰烈烈的“农业学大寨,改直大桥江”运动!(到处有这样的标语)。那时,就连我这样10岁的小孩都知道,那是由宾阳某位知名的领导,指挥宾阳的一项浩大工程。


文革末年,我在大桥公社长范大队,廖平学校读小学,几次参加过该工程,与我的师生们、我的乡亲们,被浸泡在政治大海里……


为了改直大桥江,铜钱村挡江的山,几乎被剥去一半;景新村等沿线村庄的农田被大量征用。


为了早日完成工程,农民丢农活,学生不读书,包点包段,绵延数公里,到处人山人海,到处红旗招展,又是领导来检查,又是来拍纪录片,我的班主任陈秀爱老师,说要拍电影了,哄同学们卖力点……


那时,少年的我才知道隐约的政治,隐约的浮夸。


简直以人的汗水,冲直的大桥江工程,终于稀里糊涂地完成了,这项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工程,由于起不了多大作用,就在沿线村民的质疑、反对声中,短期流淌后夭折了!


当地群众分隔当鱼塘!建了多座桥,将其截断回填,恢复原样。


面向废弃改直的大桥江,幼小的我,在沉积痛心、学会质疑中,度过了我的童年……


但宾阳“红旗渠”精神是值得肯定的,那就是宾阳人民的“敢教日月换新天”精神——永远激励着我们!


现在,湾湾的大桥江,仿佛还嘤嘤哭泣,向东流去……


          2015年   黎夏于宾阳



唤醒“改直大桥江”


命运总是捉弄人!

少年黎夏永远不会知道,让他心痛的“改直大桥江”,在沉睡30多年后,由他亲手发起的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,被重新唤醒纳入第二期旅游规划中——从此走向春天!


命运总是捉弄人!

改直的大桥江,流经长范村委铜钱村,当年村里“桂林小象鼻”因工程小有名气,随着大桥江的弃用,从此一蹶不振……30多年后,铜钱村的小象鼻”就要怒吼,冲天喷水了!


我们了解到,大桥镇历届政府,也十分重视大桥江旅游、石壁旅游的开发,并分别做出了规划,或因种种原因,一直未能实施。我们希望,借国家的乡村振兴的东风,这次有了民间的积极参与,政府的引导,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能真正搞起来!



宾阳大桥江景点——六山庙(来源:chenyuanfei)


大桥江沿线景点被当作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首站景点


1、大桥镇大程村——程思远故居;


2、大桥江沿线景区(大桥江的六山庙、沿线村庄:马村、长范村委的铜钱村、长岭村、廖平圩、陆廖村)


同时,宾阳石壁旅游的核心景点石壁湖,其补水地点,初定原改直大桥江经过的景新村。


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,将打通宾阳一条重要水路:大桥江——石壁湖——南江——清水河。


有水就活,借宾阳石壁旅游,打造大桥江—石壁湖的经济带,为沿线农村一二三产业的融合发展,带来历史性的机遇!


宾阳县大桥镇——走向乡村振兴!


编文:李剑、罗莉;指导:宾阳石壁“一带一路”旅游协会(筹备)、广西梦之队酒店集团。特别鸣谢:宾阳县大桥镇石壁村委!